首頁>檢索頁>當前

北京服務雄安新區高等教育頂層設計的價值、方法路徑及相關思考

發布時間:2020-01-14 作者:洪成文 王菁 牛欣欣 來源:《北京教育》雜志

摘 要:北京服務于雄安新區高等教育戰略規劃,既是黨中央的期盼,也是發揮區位優勢和高等教育水平優勢的體現。從高等教育的頂層設計藍圖,到學科平臺建設,再到人才引進和校長選聘,在積極配合、特色辦學及競爭與合作的基本原則引導下,北京能為雄安新區高等教育的規劃和發展提供強有力的支持和服務,為實現扎根雄安、扎根中國大地辦教育的目標,構建具有中國特色的高等教育體系,努力辦出世界一流的雄安大學作出貢獻。同時,探討雄安大學頂層設計中北京的作用和功能、方法和路徑以及未來兩地高等教育的關系。

關鍵詞:北京;雄安新區;高等教育;戰略規劃

北京為何要為雄安高等教育頂層設計提供服務?

1.北京應想中央之所想,急中央之所急

北京為中央服務,是中央的殷切期望。搞好“四個服務”,為黨政軍領導機關服務,為日益擴大的國際交往服務,為國家教育、科技和文化發展服務,為人民生活和工作服務是中央對北京的要求。[1]擔負著為國家教育發展服務的重任,北京應該響應中央號召,為雄安高等教育的發展提供支持。新區的高等教育建設總有啟動之日,但如何啟動、從哪里開始,需要有一個“零公里處”。沒有“零公里”,何談出發?何談進步?所謂“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六百四十多年前故宮的建設,也是開始于定都閣的謀劃和魄力。燕王朱棣和潭柘寺姚廣孝等,站在西山定都閣處,遙望東方日出紅似火,遂確定了故宮的選址問題,這就是歷史上北京城“始于日上,成于日下”的傳說。雄安高等教育規劃的總體方案公布在即,各部門、各系統的分規劃也即將啟動。在總體方案設計上,北京的智庫和專家學者的參與度最高,此時也同樣應該發揮作用,為雄安高等教育的頂層設計提供服務。這不僅是中央的期待,而且也是雄安高等教育發展所依賴的重要力量。當然,雄安的高等教育規劃不能與北京的支持和貢獻完全劃等號,其他地區(如河北省、天津市等)的智力資源也具有重要的作用。 

2.北京擁有其他城市所難以企及的優質高等教育資源

北京擁有著全國最優質的規劃智力資源。以在京國家實驗室、一流大學建設高校、一流學科建設高校以及“兩院”院士等統計數據為例,北京地區所占比例分別為45.00%、19.05%、22.11%和15.75%。(表1~表3)

blob.png

blob.png

高等教育規劃的核心包含理念確定、方案選擇、拍板和決斷三個部分。只提出思想還不夠,還需要切實可行的方案。當方案和備選方案成形時,就需要負責部門的魄力和決斷力。依托眾多的智力和教育資源,北京不僅要為雄安高等教育提供豐富的發展理念,而且也需要為雄安提供一套甚至多套具體的規劃方案。當方案設計完成后,政府等有關部門便可通過政策程序逐漸形成決議,選擇所要遵循的高等教育發展理念和戰略方案。這就是北京服務雄安高等教育發展規劃的基本節點,或提供思想,或提供方案,亦或是在決策前進行一定的輿論宣傳。

3.北京在服務雄安新區發展方面具有地理空間上的便利性

雄安距北京僅僅120公里,高鐵半小時的車程。除了保定市,任何城市到雄安新區都不會有如此便捷的交通。服務雄安高等教育發展,北京專家來得最快,時間成本最小,差旅費用也可能是最低的。因此,雄安不能“放棄”北京而不用,北京也不能擺譜“拿架子”。二者的合作既是中央的期望,也是歷史的機遇,不能以“你們家”“我們家”來區分。雄安要想動員北京的資源,如同尋求兄長提供幫助。北京也要主動幫助雄安,像“親兄弟”一般。這就是我國教育政策的殺手锏—手拉手。在響應中央號召,幫助西部發展高等教育方面,北京一直積極配合中央的“手拉手”政策,不僅作出了貢獻,而且積累了經驗,如清華大學對口支援新疆大學、北京大學對口支援石河子大學、北京師范大學對口支援新疆師范大學等。北京要充分利用好自己的空間便利,加大對雄安高等教育的謀劃力度。

北京如何為雄安高等教育戰略規劃提供服務

北京服務雄安高等教育戰略規劃應該是全方位的。但在初創階段,主要應體現在頂層藍圖設計、學科平臺建設、高端人才引進和選聘大學領導四個方面。

1.服務雄安高等教育頂層設計

頂層設計,是指雄安新區高等教育體系的總體設計,它應包括雄安大學的歷史定位、與新區社會經濟發展的可持續性互動以及水平和規模與國際對標。北京擁有全國最為豐富的高等教育規劃人才,如果動員得法、整合到位,一定可以制定出最佳的雄安新區高等教育頂層設計方案(或是多套方案,以供高層咨詢之用)。讓北京參與雄安高等教育頂層設計的同時,并不排斥其他地區乃至全球高等教育規劃人才的貢獻。有機、巧妙地引進國際人才,學習港澳臺辦學思想,亦或借助其他地區的專家和技術力量,也是十分必要的。動員的范圍越大,獲得的咨詢思想就會越豐富。

當然,頂層設計總要起步,而北京的貢獻到底有多大潛力,應如何發揮其作用等問題還不好預估,但有三項基本因素值得考慮,即參與前期調研、設計首份高教藍圖、動員和整合第一批重要的辦學人力資源。北京的參與形式,或是零星式的,或是整體性的。但整體性的參與,要逐步取代每一所學校個別的零星式貢獻。畢竟,雄安不可能成為首都高等教育的復制,雄安也不可能成為大學城,各分一塊,各自為政。整體性的貢獻必須有政府的“手”,必須有北京市委市政府的“一號文件”②,必須有來自雄安新區的真誠邀請。北京市要把雄安的高等教育規劃提高至比自己分內事務更重要的地位看待,雄安更要把北京視為最重要的高等教育發展合作伙伴。

2.協助構建雄安大學超一流學科平臺

大學要發展,學科平臺就是發動機。[4]學科平臺是什么?這仍有討論的空間。但從世界一流大學的歷史發展經驗看,平臺或者是指重點實驗室(如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勞倫斯伯克利國家實驗室),或者是指享譽全球的學派(如包括芝加哥學派、社會學派、建筑學派等在內的芝加哥學派),或者是國家級的重點學科及國家級創新團隊等。平臺如同陣地,有了陣地就有打勝仗的希望。大學發展也是這樣,沒有平臺的規劃和設計,就不可能有未來大學的大發展。雄安新區的大學,絕不是簡單地增添一兩所學校,也不是是否要進入“雙一流”建設的名單。它很可能是一個快速發展的“中國新模式”(類似香港科技大學[5]、英國華威大學[6]和韓國浦項科技大學[7]),快速、成功地與城市實現和諧互動發展,必然是其傲視群雄的突出特點。如同戰爭時期的延安抗日軍政大學[8]、1974年恢復發展起來的湘潭大學[9]以及哈爾濱工業大學[10],雄安大學的快速成功,也一定是我黨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良傳統在當今時代的體現。

雄安高等教育的學科平臺規劃是全局性的,要有國際視野,至少涵蓋以下三點:第一,明確雄安未來經濟發展的支柱性產業,如發展生命科學與健康事業;第二,匯聚全球高端人才,讓平臺吸引人才,讓人才提升平臺;第三,體現國家外交發展新需求,如對“一帶一路”倡議國家高等教育發展模式的影響。平臺或平臺集群一旦發展起來,雄安高等教育就有了“發動機”。北京不僅擁有全國最多、水平最高的學科平臺,而且與全球一流大學的學科平臺保持最為密切的往來和合作關系。借助北京地區學科平臺的建設經驗,謀劃、搭建雄安高等教育發展的學科平臺,不僅具有現實性,而且具有空間和地域上的優勢。

3.為雄安大學引進高端人才“穿針引線”

北京服務雄安高等教育人才建設,主要有三種方式:第一,謀劃人才引進的政策和機制。雄安的高等教育人才,應該與新區整體人才引進政策相一致。但對于大學專家和教授的引進,要差別化考慮,甚至超越新區的整體人才政策,即在政策上劃出特區。北京有條件、有義務為雄安提供人才引進政策方案及備選方案,供新區政府審議和選擇。第二,提供人才引進的線索。北京高校的師資不僅來自世界各地,而且也有很多教師來自世界排名前一百的大學,他們的人脈網絡涵蓋各個領域的知名專家學者,讓他們為雄安推薦人才最為合適。但如何調動他們的積極性,如何確保所提供的人才引進線索有較高成功率,這也需要創新的方法和政策。為舉薦者提供獎勵,是眾多激勵舉措的基礎。第三,充當雄安新區與人才間的斡旋者或建言者。雄安新區求才若渴的心情可以理解,但若沒有中間人的貢獻,僅憑坐在辦公室里發布網絡招聘公告的方式開展人才引進工作,結果往往不盡如人意,難以吸引到高端人才。北京地區的高校有著范圍最廣的交往圈子,若能扮演“建言者”和中間人角色,將極大地縮短雄安與高端人才之間的距離,提高人才引進的成功率。

4.為雄安大學選聘校長和其他領導人提供服務

雄安大學的發展離不開一批有信仰、有思想、有行動力的大學領導。北京服務雄安,并非僅僅為雄安高校輸送大學校長和領導,因為雄安也可以自己進行全球招聘。但北京的貢獻體現在三方面:第一,為雄安高校選拔大學領導提供專家咨詢;第二,參與大學領導的具體選拔過程;第三,負責大學領導的發展培訓,如領導力建設、熟悉新區政策和環境等。當然,也不排除直接輸出大學校長或其他領導。

北京與雄安高等教育關系的建構及哲學思考

北京在服務雄安新區高等教育戰略規劃的同時,也有必要繼續保持自己的發展勢頭,不斷創新,為建設世界高等教育新高地而努力。北京在服務雄安高等教育發展時,要堅持以下三項基本原則:

1.服務雄安,切忌“越俎代庖”

北京服務雄安,不同于代替雄安,重點在于能力建設,特別是高等教育戰略規劃的能力建設。雄安高等教育不是既有模式的簡單復制,而應該是史無前例的創新之舉,是新機制、新模式。其中,必然有繼承、有借鑒,但絕不會是抄襲和山寨。北京在雄安高等教育建設方面,必須要有更大的情懷和更高的站位,要從服務國家創新高等教育體系的高度上把握和認識,只有這樣才能提供更優質的服務。要充分意識到目前我國高等教育特色化還不是十分明顯,雄安高等教育的建設和發展為創新高等教育提供了一次契機。扎根中國的教育模式,要從扎根雄安做起,而且必須有自己的模式,這也是扎根的意義之所在。

2.幫助雄安,信心重于資源

雄安新區的發展不是扶貧項目,不是提供幾個學科、建設幾個平臺、選送幾位專家的問題,而是要點亮思想、提高信心。作為千年大計的事業,沒有信心是無法起步、無法發展、無法成就大業的。那么如何給雄安希望呢?一是從教育看教育;二是跳出教育看教育。從教育看教育,最直截了當的就是以北京教育為基礎,發展什么是雄安新區的選擇,發展的高度就是要超越北京的高度。跳出教育看教育,就是要看政治需求和新區發展需求兩個要素。中央希望新區能夠探索辦學新模式、新機制,提供最具中國特色的高等教育發展模式,那么在頂層設計中就要有所體現。同時,雄安還需要巨大的自信,北京如何幫助雄安獲得這份自信將是今后較長一段時間內所要思考的迫切問題。

3.兩地要合作,更要形成競爭態勢

從兩地的物理空間看,合作具有距離上的成本優勢。我們可以預計,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北京的高等教育優勢還是存在的。但是,這種優勢能夠延續多長時間,還不得而知。雄安高等教育要超過北京高等教育,幾乎沒有學者相信。如果雄安走差別化發展道路,與其他高等教育發展模式不同,其后發效應也不是一定不可能出現的。當時間要素和差別化要素相結合,雄安高等教育也有可能實現一枝獨秀或彎道超車。百年之后,兩地高等教育相互競爭的態勢,誰說一定不可能出現呢?如果競爭真的出現,既是雄安高等教育發展的成功,也是北京高等教育發展的福音。因為,競爭之于北京,利大于弊,沒有競爭對手的北京高等教育并不是北京所希望的。

對接雄安新區規劃建設,共同促進新區發展高等教育,既是黨中央的期望,也是北京自身城市總體規劃的內容之一。基于便利的空間條件和優質的教育資源,未來北京發揮輻射帶動作用,服務雄安高等教育戰略規劃,對于構建中國特色、世界一流的高等教育體系具有劃時代的重要意義。(作者:洪成文 王菁 牛欣欣,單位:北京師范大學高等教育研究院)

注釋:

①統計對象為在京一流大學建設高校的“兩院”院士數量;根據各學校官網發布的數量進行整理(截止日期為2019年3月20日).

②“一號文件”,并非是指順序,而是指重要性。“一號文件”一定是市委的一致意見.

參考文獻:

[1]北京市人民政府.國務院原則通過《北京城市總體規劃(2004年—2020年)》[J].北京規劃建設, 2005(2):4.

[2]國家實驗室[EB/OL].[2019-03-16].https://baike.baidu.com/item/國家實驗室/3082483?fr=aladdin#reference-[3]-881635-wrap.

[3]教育部、財政部、國家發展改革委關于公布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高校及建設學科名單的通知[EB/OL].(2017-09-20) [2019-03-18].http://www.moe.gov.cn/srcsite/A22/moe_843/201709/t20170921_314942.html.

[4]周宏敏,熊文,陳偉,等.“雙一流”背景下的一流學科平臺建設思考[J].實驗技術與管理,2018,35(3):23-24,28.

[5]牛欣欣,洪成文.香港科技大學的成功崛起— “小而精”特色戰略的實施[J].比較教育研究,2011,33(11):62-66.

[6]洪成文.企業家精神與沃里克大學的崛起[J].比較教育研究,2001(2):44-49.

[7]李明忠.“小而精”:后發新興世界一流大學的特色發展戰略—以韓國浦項科技大學為例[J].中國高教研究,2012(8):45-49.

[8]蘇志明. 抗日根據地的高等教育研究(1937-1945)[D].北京:中共中央黨校,2017.

[9]唐正芒.毛澤東與湘潭大學[J].湖南第一師范學院學報,2018,18(3):1-6.

[10]英爽,康君,甄良.哈爾濱工業大學應用型人才培養改革實效[J].學位與研究生教育,2014(1):28-32.

《北京教育》雜志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f513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我要久久综合色久久,亚洲伊人色综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