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檢索頁>當前

人生邊上

半坡蕎麥花

發布時間:2020-01-17 作者:魏群夫 來源:中國教師報

鄉下人并不正經種蕎麥,因為這東西收成薄,顆粒又小,不壓秤。母親偶爾種一些,只是覺得花生收后留出的空地閑著可惜,種別的又接不上茬兒,于是漫不經心地撒幾把蕎麥種子,也不管它,收多收少無所謂。蕎麥地離家遠,擔糞太費力,施化肥又不劃算,幾乎就是“望天收”。

鄉下人愛吃米、面,這是主食,偶爾喝點玉米粥調調口味。祖母在世時,愛吃蕎麥面做的饃饃。那時種的多是苦蕎,剛出鍋的蕎麥面饃饃,母親用刀切成方方正正的小塊兒,冒著熱氣,厚可寸許,看上去軟松松的。我們兄妹看著泛綠的蕎麥面饃饃,拿一塊、嘗一口,嫌苦又放下了,再不碰它。祖母抿抿沒有牙齒的嘴,笑著說:“等你們到了我這年紀,就愛吃了。”

祖母過世后,母親就不大愛種蕎麥了,而孩子都不愛吃,母親也失去了種蕎麥的熱情,從此蕎麥面饃饃再沒上過餐桌。

前幾年,哥哥查出高血糖,聽人說吃苦蕎好。母親進城來玩,哥哥在她面前念叨過一回,一家人聽到都沒往心里去,母親也沒搭腔兒。不想,回到老家后,母親就換了兩升苦蕎種子,把已經租給別人種的那塊地又要了回來,全部種上苦蕎麥。

從那以后,母親年年種,我們年年有苦蕎麥饃饃吃。

真讓祖母說中了,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對苦蕎已不再像兒時那般排斥,隔段時間就想吃點兒,反而覺得味道有點意思——雖然有苦味兒,但細細品嘗,苦中有甜,與米面比,又是一個味道。有時還會催妻子做一些,“自討苦吃”。

去年秋天,母親查出肺癌。醫生說這樣的病不能讓病人知道,只要心情好,興許還能多活幾年。母親不識字,我們兄妹就瞞她,說是肺炎,炎癥消除病就好了。母親對子女說的話從不懷疑,住了十幾天院高高興興回老家去了。

瞞著我們兄妹,母親悄悄在那塊地里種上了今年的苦蕎麥。顯然,她對生活是抱著希望的,一定認為還能吃上今年的苦蕎面,還能讓她的孩子再吃上她種的苦蕎面。從家里到蕎麥地差不多有一里山路,都是上坡,我們老家稱之為“旱地”。這塊旱地有近一畝的面積,母親怎么種的苦蕎麥,我們都不知道。

知道母親種了苦蕎麥,是安頓好她的喪事后。當我們把老家的地再次租給別人種時,那人說:“那塊地,你媽種了苦蕎麥!”母親斷斷續續種了這么多年苦蕎麥,我們一次也沒去看過、收過,更沒幫過她一次忙,每次蕎麥的種和收都是她一個人完成的。

寒露剛過,我們兄妹相約,再次回到鄉下老家,去看看母親種的苦蕎麥,她病重期間種下的人生最后一季苦蕎麥,她再也收不到的苦蕎麥。

四野空寂。站在地邊,如雪的蕎麥花在風中搖曳。

蕎麥花小,色白,一簇挨著一簇,密密匝匝的。半坡地的蕎麥花,開得白茫茫一片。看著看著,心里陣陣難過,不知母親當初撒下這些苦蕎種時,是否想過——她的子女,會以這樣一種方式站在地邊,淚流滿面地看著這半坡的蕎麥花?

(作者單位系湖北省保康縣教育局)

《中國教師報》2020年01月15日第16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f513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我要久久综合色久久,亚洲伊人色综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