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檢索頁>當前

喚醒教師的教育初心

——對話《教學勇氣》作者帕克·帕爾默

發布時間:2019-12-27 作者:吳國珍 來源:中國教育報

帕克·帕爾默是一位美國教育家,被譽為教師的心靈導師,曾出版過《教學勇氣——漫步教師心靈》。作為中譯者,吳國珍教授今年在美國拜訪了帕克·帕爾默,并與他展開了一場關于教師教育教學的對話。他們都熱衷于教育事業,對教育充滿了激情,因此在交流中產生了許多共鳴,也碰撞出了許多教育思想的火花。

1 “沒有比教師更重要的社會角色”

吳國珍《教學勇氣》這本書喚醒了許多中國教師。他們作出了許多喜人的改變,而且把生命活力帶入了教育教學。所以,今天特別高興能夠代表所有因《教學勇氣》得到成長的中國中小學老師們,也包括大學老師甚至家長們,向您表示崇高的敬意和問候。

帕爾默:與《教學勇氣》這本書有關的活動正在中國開展,對我來說意義重大。在大洋彼岸能夠有這么多人給予支持、產生友誼,都是為了教育這個共同的事業,都是為了能更好地服務學生。我不僅要感謝你們對我的書有如此大的興趣,也非常感謝你們選擇成為教師,而且是成為一名好教師。不管在何種社會環境里,我都認為,沒有比教師更重要的社會角色。

吳國珍:很多教師對您在書中提到的“偉大事物的魅力”“第三事物”“教室的主體是第三事物”等話題特別感興趣。他們還圍繞這些話題討論了很長時間。老師們就按照自己的經驗來理解,并提出疑問,這是不是課堂里的一個挑戰性的問題?是不是一個提供學生學習的思維框架?是不是一個比較神秘的東西?

帕爾默:這個問題其實是關于我對于“偉大事物的魅力”的定義。我能給出的最簡單、最直白的答案就是,偉大事物就是學科,就是我們正在學習的學科本身。所以,如果是文學,那么它的偉大之處就是人類的想象力以及在原始時代就能將其轉化為故事的能力。如果是天文學,那么它的偉大之處就在于闡釋宇宙是如何構建的,又是如何運行的,還有所有與之相關的神秘之處。我用“偉大事物”這一概念,是想要表達,在每一種學習共同體中,或者每一間教室中,都有一個需要闡明的中心。

一般來說,和學生在一起,老師會說,學生才是值得尊重的。學生會說,老師才是值得尊重的。當我們身處學習共同體中,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會反應出我們對待他人的一般看法。我們一般不會去貶低別人,不會去誹謗他人,我們會直接說出自己的想法,而不是非要通過尖銳的批評去表達我們的意見不可。所以我認為,在教室里也是同樣的,我們像對待所有人一樣,給予尊重,去傾聽別人的聲音,去給所有人發聲的機會,去保證對話不會被少數的幾個人支配。

而想要實現好的教學,我們要做的應該是承認教室中還有第三者的存在,并不只是教師和學生,還應該有我們所學學科的一席之地,因為學科本身也是一種存在,也擁有自己的聲音。我們應該去尊重這個存在、這個聲音,就像我們尊重他人一樣。我想,只有通過這種尊重,我們才能理解所教的學科,才能讓它的精髓被學習者領悟。因為,一旦我們把學科平凡化,或者說,我們認為我們的課本只是簡單地分解學科,而沒有去再現學科整體的面貌,那么我們只是把學科看成了一種服務學生的媒介,而不是像尊重人一樣去尊重這門學科。

所以,教師可以把學科想象成空間里的第三者,學生、教師、學科三位一體,試著去關注學科的價值。

所以,將每一個學科當作一種偉大事物,就應當對其給予尊重。這意味著你起碼要去嘗試理解這一套理論是如何運作的,它們又會帶來怎樣的結果和啟示,它們對于人類生命又有著怎樣的影響。而教師要做的,應該是帶領學生去理解這門學科以及它作為偉大事物存在的意義。

對我來說,“偉大事物的魅力”這一概念意味著教師在教室里應該有的一種姿態、一種態度。每個人都需要發聲,學科自己也需要發聲,同時也需要被傾聽、被尊重,就像我們會以一種尊重的態度去傾聽對方的聲音一樣。這就是為什么我在書中說的,教室既不應該是一個以教師為中心的空間,也不應該是一個以學生為中心的空間,而應該是以學科為中心的。因為,學科能指引我們學習的方向。

2 “教育的落腳點應該是培養一個完整的人”

吳國珍:我感覺,教學一線的特別愛學生的老師,比我這個譯者更懂您的思想。

帕爾默:我也從老師那里學習來的。他們讀書時提出的很多問題,也幫助我更好地理解事物和概念,比如學校的概念。偉大的事物,簡單來說就是我們在教室里認知到的、需要我們負責任地傾聽的對象,聽學科自己發出的聲音、學科對我們的生活發出的要求。教室是一個能將世界的一部分帶入生命的空間。一名好老師會在權衡之后選擇告訴學生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需要關注的,什么是需要心懷尊重和關切去傾聽的,學生需要理解到怎樣的深度,以及如何將它們帶入生活中。

假設在一門科學課上講授生態系統,如果我的學生在離開教室后不能對保護環境的責任有更深的理解,那么這堂課就是失敗的。這不是說我們需要多考慮的一個方面,這其實是我們對這個世界應有的責任。在教室環境中,我們應當傾聽大自然的痛苦和呻吟,傾聽它們遭受的破壞和傷亡。我們應該是明白肩負哪些責任、知道如何幫助生態系統恢復健康平衡的人。

吳國珍:是的,教師應該把大千世界中的偉大事物邀請到教室里來,讓這些偉大事物和學生們產生聯結。我太認同這個觀點了。

帕爾默:這個過程確實很美麗。就像做陶器一樣,我們不能只是強迫黏土變成某種形狀,應該去感受黏土本身想要成為的樣子。所以做陶器也是人和黏土之間的對話。因為黏土不會任你做出想要的樣子,它自己也是有思想的,這思想就發生在它與人之間的關系中。

多年以來,醫生訓練項目好像是讓學生把患者想象成一個需要維修的機器,而不是一個需要恢復健康狀態的人。所以,我希望,醫生是在一個把病患看作一種偉大事物的教育體系中培養出來的。對于工程師的培養,我希望他們在建造橋梁或者在市中心建造高樓的時候,都能意識到他們將對整個城市的景觀、空氣質量、人口流動、城市布局可能造成的影響。

我希望,受過專業訓練的學生能夠理解他們需要承擔的責任,以及他們對偉大事物本身造成的影響,而不僅僅是技術本身。教育的落腳點應該是培養一個完整的人,而不是一個合格的技師,不是在擁有了技術后就可以任意操控外部世界的人。培養一個完整的人,意味著他們應當明白自己和外部世界的關聯,理解自己對外部世界的影響,這也是一種對外部世界賦予生命的過程。

吳國珍:您說過,我們的傳統有很深的根,有它的精髓,不是表面上拆解開來理解這么簡單。東方的傳統和西方的傳統是不太一樣的,會有不同的理解。但我認為,中國的傳統文化追求天人合一、身心合一、萬物聯結,而您的思想也有特別強的聯通感,例如,“地球上就沒有陌生人”這句話就讓我感覺到,中西思想有共通之處。

帕爾默:是的,你可以從學生眼睛里看見豐富的聯結。這個比喻太美了。你能從我的書里和我的思想里感受到聯結、聯結的概念及其與中國傳統智慧的關系,和我理解世界的方法的關系,對我來說意義重大。我有幸受到中國和其他亞洲智慧傳統的影響,比如儒家、道家的思想。我在20多歲的時候,就已經感覺到我能在這個世界的其他地方找到我的思想和精神歸屬,中國和其他亞洲地區絕對是這些地方之一。

吳國珍:中國有很多老師讀您的書,在書中與您對話。一位讀者讓我轉達,《教學勇氣》療愈了他過往所有關于教育的傷與痛。

帕爾默:我非常感謝這句評論。我給這本書起名的時候,除了教學勇氣,沒有考慮過別的選項。因為教學真的需要付出勇氣。確實,教學會帶來傷痛。之所以會帶來傷痛,是因為教學將教師置身于一個公共領域,置于學生、家長、學校領導、機構領導面前。而且,當教學進行的時候,教師是在這個公共領域展現自己私人化的一面。也就是說,在這個時刻,教師是非常容易受到傷害的。教師所分享的,不僅僅是關于某個學科話題的內容,還有他自己的內心以及內心深處關心的話題。這個話題被誤解、被質疑、甚至是被抨擊的時候,都是非常令人痛苦的時刻。當教師發現無法與學生產生聯結的時候,也是非常痛苦的。我在自己的教學生涯中體驗過那些傷痛,所以我也很想去直面這些問題,解決這些問題。所以,我很感謝這位老師的回應,因為她理解了我給這本書的初衷:教學的勇氣。

3 “當熱情重新被點燃,他們就有了教學的激情”

吳國珍:受到這本書的啟發,我開始組織活動聽老師們的故事,有幾百位老師參加活動。我很驚喜地發現,老師們面對面的、小范圍的交流,原來那么美麗。那么多優秀的靈魂在綻放,我感覺進入到了他們的心靈深處。老師們的故事正好是大家都能體會到的,所以相互能感覺到勇氣、心靈的成長。

帕爾默:這讓我想起敘事本身有力量的原因,因為它是一種簡單又古老的探索人類經驗的方式。初民也是會坐下來,圍成一個圈,然后互相講故事,講他們自己的故事、他們所在群體的故事、族群的故事、族群之外的故事、他們和土地的故事以及一切關于起源的故事。交流就是這樣誕生的。

我會這樣提醒我的同事。在現代社會,我們每天在相同的大樓、相同的辦公室出現,和相同的一批人,10個也好,20個、30個、甚至是上千個人也好一起工作。如果我們就在那里,做著相同的工作整整30年,我們永遠也不會知道這些人都有著什么樣的故事。所以,為老師們創建這樣一個交流的空間很重要,請他們講述個人的故事。

最開始做勇氣活動時,我們會問老師兩個簡單而有力的問題。第一個問題是,“你什么時候產生了想做一名老師的想法?”我聽到的回答很多,有的說從6歲就想做老師的。他說,“我有一個4歲的弟弟,我會在我們的地下室里架起一個桌子,或者在我們家的后院里,我會坐在桌子后面,弟弟就坐在桌子對面,然后我來扮演老師,我來教他。”這些事都能追溯到他們童年。然后我們會問,“你什么時候確定你要做一名老師呢?你嘗試了各種各樣的可能性,然后你下定決心要做一名老師。”這兩個問題引出的故事,什么時候第一次有這樣的想法,和什么時候第一次決定了要做,就會觸發老師們的很多回憶,并且重新點燃他們的職業熱情。當熱情重新被點燃,他們也就有了教學的激情。

吳國珍:喚醒初心,回歸到初心,不斷地喚醒老師們剛入職時的激情。這也是我們很多中國老師,很多優秀的老師也會講到的,童年的時候喜歡拿一塊小黑板和一根粉筆,模仿小老師。另外,您剛說到的這樣的老師共同體能夠創造一個新世界,我特別有共鳴。

帕爾默:在我們生活的現代社會中,在高速的生活節奏和喧囂中,心靈的力量是很重要的。和你合作的這些人,甚至包括你自己,都是希望能穿越人流,沉浸下潛,到一個我們能共享人類經驗的地方。

但是當我們談論自己的故事時,就像“三人行”,就好像我在書里說的“微觀宇宙中的教學”。從一個廣博的現象中選取一小個例子,然后用心去觀察它,并從中窺探整體的面貌。就像全息影像一樣,任何一個點都能給你看到整體的視角。我們之前談論的人類經驗,是需要我們透過經驗去觀察的。

所以,在某種抽象的層次來說,我們也許并不相似,我們的想法、信念、責任,我們對于什么是真實的、什么不是真實的,都有不同的辨別準則。對于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的概念,每個人的理解會很不相同。但是,如果我們沉心下潛,仔細分析這些故事,就會發現我們在本質上是相似的。所以,我很珍惜那些能讓人們聚集在一起,然后探尋這個秘密的機會,這就是我們深深地和他人聯結的秘密。我們需要機遇,需要停下來,站在別人的角度才能客觀地發現這些秘密。我們需要一個空間去講述我們的故事,然后讓別人聽到故事。

(吳國珍為《教學勇氣——漫步教師心靈》中譯本譯者、北京師范大學退休老師、教師勇氣更新公益活動發起人;本文由賓夕法尼亞大學在讀碩士鄭皓月翻譯)

《中國教育報》2019年12月27日第5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f513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我要久久综合色久久,亚洲伊人色综网